学佛网

法华经 卷五 如来寿量品 第十六


(十五人校对一次)

       尔时,佛告诸菩萨及一切大众,诸善男子,汝等当信解如来诚谛之语。复告大众,汝等当信解如来诚谛之语。又复告诸大众,汝等当信解如来诚谛之语。是时菩萨大众,弥勒为首,合掌白佛言,世尊,惟愿说之,我等当信受佛语。如是三白已,复言,惟愿说之,我等当信受佛语。

  尔时,世尊知诸菩萨三请不止,而告之言,汝等谛听,如来秘密神通之力。一切世间天人及阿修罗,皆谓今释迦牟尼佛,出释氏宫,去伽耶城不远,坐于道场,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然善男子,我实成佛已来,无量无边百千万亿那由他劫。

  譬如五百千万亿那由他阿僧祇三千大千世界,假使有人抹为微尘,过于东方五百千万亿那由他阿僧祇国,乃下一尘,如是东行,尽是微尘。诸善男子,于意云何。是诸世界,可得思惟校计,知其数否。

  弥勒菩萨等俱白佛言,世尊,是诸世界无量无边,非算数所知、亦非心力所及,一切声闻、辟支佛,以无漏智,不能思惟知其限数,我等住阿惟越致地,于是事中,亦所不达,世尊,如是诸世界,无量无边。

  尔时,佛告大菩萨众,诸善男子,今当分明宣语汝等,是诸世界,若著微尘及不著者、尽以为尘,一尘一劫,我成佛已来,复过于此百千万亿那由他阿僧祇劫。自从是来,我常在此娑婆世界,说法教化,亦于余处百千万亿那由他阿僧祇国,导利众生。

  诸善男子,于是中间,我说燃灯佛等,又复言其入于涅槃,如是皆以方便分别。诸善男子,若有众生来至我所,我以佛眼观其信等诸根利钝,随所应度,处处自说名字不同,年纪大小,亦复现言,当入涅槃,又以种种方便,说微妙法,能令众生发欢喜心。诸善男子,如来见诸众生乐于小法,德薄垢重者,为是人说,我少出家,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然我实成佛已来,久远若斯,但以方便教化众生,令入佛道,作如是说。

  诸善男子,如来所演经典,皆为度脱众生,或说己身,或说他身,或示己身,或示他身,或示己事,或示他事,诸所言说,皆实不虚。所以者何。如来如实知见三界之相,无有生死,若退若出,亦无在在世及示灭者,非实非虚,非如非异,不如三界、见于三界,如斯之事,如来明见,无有错谬。以诸众生有种种性,种种欲,种种行,种种忆想分别故,欲令生诸善根,以若干因缘、譬喻、言辞、种种说法,所作佛事,未曾暂废。如是,我成佛已来,甚大久远,寿命无量阿僧祇劫,常住不灭。

  诸善男子,我本行菩萨道,所成寿命,今犹未尽,复倍上数。然今非实示灭,而便唱言当取灭度,如来以是方便,教化众生。所以者何。若佛久住于世,薄德之人,不种善根,贫穷下贱,贪著五欲,入于忆想妄见网中,若见如来常在不灭,便起憍恣、而怀厌怠,不能生於难遭之想,恭敬之心,是故如来以方便说,比丘当知,诸佛出世,难可值遇。所以者何。诸薄德人,过无量百千万亿劫,或有见佛,或不见者,以此事故,我作是言,诸比丘,如来难可得见,斯众生等闻如是语,必当生于难遭之想,心怀恋慕,渴仰于佛,便种善根,是故如来虽不实灭,而言灭度。

  又善男子,诸佛如来,法皆如是,为度众生,皆实不虚。譬如良医,智慧聪达,明练方药,善治众病。其人多诸子息,若十、二十乃至百数。以有事缘,远至余国。诸子于后,饮他毒药,药发闷乱,宛转于地。是时其父还来归家,诸子饮毒,或失本心,或不失者,遥见其父,皆大欢喜,拜跪问讯,善安隐归,我等愚痴,误服毒药,愿见救疗,更赐寿命。父见子等苦恼如是,依诸经方,求好药草,色香美味,皆悉具足,捣筛和合,予子令服。而作是言,此大良药,色香美味、皆悉具足,汝等可服,速除苦恼,无复众患

  其诸子中不失心者,见此良药,色香俱好,即便服之,病尽除愈。余失心者,见其父来,虽亦欢喜问讯,求索治病,然予其药,而不肯服。所以者何。毒气深入,失本心故,于此好色香药,而谓不美。父作是念,此子可悯。为毒所中,心皆颠倒,虽见我喜,求索救疗,如是好药而不肯服,我今当设方便,令服此药。即作是言,汝等当知,我今衰老,死时已至,是好良药,今留在此,汝可取服,勿忧不瘥。作是教已,复至他国,遣使还告,汝父已死。是时诸子闻父背丧,心大忧恼,而作是念,若父在者,慈悯我等,能见救护,今者舍我,远丧他国。自惟孤露,无复恃怙。常怀悲感,心遂醒悟,乃知此药色香美味。即取服之,毒病皆愈。其父闻子悉已得瘥,寻便来归,咸使见之。

  诸善男子,于意云何。颇有人能说此良医虚妄罪否。不也,世尊,佛言,我亦如是,成佛已来,无量无边百千万亿那由他阿僧祇劫,为众生故,以方便力,言当灭度,亦无有能如法说我虚妄过者。

  尔时,世尊欲重宣此义,而说偈言,

  自我得佛来, 所经诸劫数, 无量百千万, 亿载阿僧祇,

  常说法教化, 无数亿众生, 令入于佛道, 尔来无量劫,

  为度众生故, 方便现涅槃, 而实不灭度, 常住此说法。

  我常住于此, 以诸神通力, 令颠倒众生, 虽近而不见。

  众见我示灭, 广供养舍利, 咸皆怀恋慕, 而生渴仰心。

  众生既信伏, 质直意柔软, 一心欲见佛, 不自惜身命。

  时我及众僧, 俱出灵鹫山, 我时语众生, 常在此不灭,

  以方便力故, 现有灭不灭。 余国有众生, 恭敬信乐者,

  我复于彼中, 为说无上法, 汝等不闻此, 但谓我灭度。

  我见诸众生, 没在于苦恼, 故不为现身, 令其生渴仰,

  因其心恋慕, 乃出为说法。 神通力如是, 于阿僧祇劫,

  常在灵鹫山, 及余诸住处, 众生见劫尽, 大火所烧时,

  我此土安隐, 天人常充满。 园林诸堂阁, 种种宝庄严。

  宝树多花果, 众生所游乐。 诸天击天鼓, 常作众伎乐,

  雨曼陀罗华, 散佛及大众。 我净土不毁, 而众见烧尽,

  忧怖诸苦恼, 如是悉充满。 是诸罪众生, 以恶业因缘,

  过阿僧祇劫, 不闻三宝名。 诸有修功德, 柔和质直者,

  则皆见我身, 在此而说法。 或时为此众, 说佛寿无量,

  久乃见佛者, 为说佛难值。 我智力如是, 慧光照无量,

  寿命无数劫, 久修业所得。 汝等有智者, 勿于此生疑,

  当断令永尽, 佛语实不虚。 如医善方便, 为治狂子故,

  实在而言死, 无能说虚妄。 我亦为世父, 救诸苦患者,

  为凡夫颠倒, 实在而言灭。 以常见我故, 而生憍恣心,

  放逸著五欲, 堕于恶道中。 我常知众生, 行道不行道,

  随所应可度, 为说种种法。 每自作是意, 以何令众生,

  得入无上道, 速成就佛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