学佛网

法华经 卷四 五百弟子授记品 第八


(十五人校对一次)

       尔时,富楼那弥多罗尼子从佛闻是智慧方便,随宜说法,又闻授诸大弟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记,复闻宿世因缘之事,复闻诸佛有大自在神通之力,得未曾有,心净踊跃。即从座起,到於佛前,头面礼足,却住一面,瞻仰尊颜,目不暂舍。而作是念,世尊甚奇特,所为希有。随顺世间若干种性,以方便知见而为说法,拔出众生处处贪著。我等於佛功德,言不能宣,惟佛世尊能知我等深心本愿。尔时,佛告诸比丘,汝等见是富楼那弥多罗尼子否。我常称其於说法人中,最为第一。亦常叹其种种功德,精勤护持,助宣我法,能於四众示教利喜,具足解释佛之正法,而大饶益同梵行者。自舍如来,无能尽其言论之辩。汝等勿谓富楼那但能护持助宣我法,亦於过去九十亿诸佛所,护持助宣佛之正法,於彼说法人中亦最第一。又於诸佛所说空法,明了通达,得四无碍智,常能审谛清净说法,无有疑惑,具足菩萨神通之力。随其寿命,常修梵行,彼佛世人、咸皆谓之实是声闻,而富楼那以斯方便,饶益无量百千众生,又化无量阿僧祇人,令立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为净佛土故,常作佛事,教化众生。诸比丘,富楼那亦於七佛说法人中而得第一,今於我所说法人中,亦为第一,於贤劫中当来诸佛说法人中亦复第一,而皆护持助宣佛法。亦於未来护持助宣无量无边诸佛之法,教化饶益无量众生,令立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为净佛土故,常勤精进教化众生,渐渐具足菩萨之道。过无量阿僧祇劫,当於此土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,号曰法明如来、应供、正遍知、明行足、善逝、世间解、无上士、调御丈夫、天人师、佛、世尊,其佛以恒河沙等三千大千世界为一佛土,七宝为地,地平如掌,无有山陵溪涧沟壑,七宝台观,充满其中,诸天宫殿,近处虚空,人天交接,两得相见。无诸恶道,亦无女人,一切众生皆以化生,无有淫欲。得大神通,身出光明,飞行自在,志念坚固,精进智慧,普皆金色,三十二相,而自庄严。其国众生常以二食,一者法喜食,二者禅悦食。有无量阿僧祇千万亿那由他诸菩萨众,得大神通,四无碍智,善能教化众生之类。其声闻众算数校计所不能知,皆得具足六通、三明及八解脱。其佛国土有如是等无量功德庄严成就,劫名宝明,国名善净。其佛寿命无量阿僧祇劫,法住甚久。佛示灭后,起七宝塔,遍满其国。尔时,世尊欲重宣此义,而说偈言,
诸比丘谛听,佛子所行道,善学方便故,不可得思议。
知众乐小法,而畏於大智,是故诸菩萨,作声闻缘觉,
以无数方便,化诸众生类。自说是声闻,去佛道甚远,
度脱无量众,皆悉得成就,虽小欲懈怠,渐当令作佛。
内秘菩萨行,外现是声闻,少欲厌生死,实自净佛土。
示众有三毒,又现邪见相,我弟子如是,方便度众生。
若我具足说,种种现化事,众生闻是者,心则怀疑惑。
今此富楼那,於昔千亿佛,勤修所行道,宣护诸佛法。
为求无上慧,而於诸佛所,现居弟子上,多闻有智慧,
所说无所畏,能令众欢喜,未曾有疲倦,而以助佛事。
已度大神通,具四无碍智,知诸根利钝,常说清净法,
演畅如是义,教诸千亿众,令住大乘法,而自净佛土。
未来亦供养,无量无数佛,护助宣正法,亦自净佛土。
常以诸方便,说法无所畏,度不可计众,成就一切智。
供养诸如来,护持法宝藏,其后得成佛,号名曰法明。
其国名善净,七宝所合成,劫名为宝明,菩萨众甚多,
其数无量亿,皆度大神通,威德力具足,充满其国土。
声闻亦无数,三明八解脱,得四无碍智,以是等为僧。
其国诸众生,淫欲皆已断,纯一变化生,具相庄严身。
法喜禅悦食,更无余食想,无有诸女人,亦无诸恶道。
富楼那比丘,功德悉成满,当得斯净土,贤圣众甚多。
如是无量事,我今但略说。
       尔时,千二百阿罗汉心自在者,作是念,我等欢喜,得未曾有,若世尊各见授记,如余大弟子者,不亦快乎。佛知此等心之所念,告摩诃迦叶,是千二百阿罗汉,我今当现前次第予授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记。於此众中,我大弟子憍陈如比丘,当供养六万二千亿佛,然后得成为佛,号曰普明如来、应供、正遍知、明行足、善逝、世间解、无上士、调御丈夫、天人师、佛、世尊,其五百阿罗汉,优楼频螺迦叶、伽耶迦叶、那提迦叶、迦留陀夷、优陀夷、阿㝹(nou)楼驮、离婆多、劫宾那、薄拘罗、周陀、莎伽陀等,皆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,尽同一号,名曰普明。尔时,世尊欲重宣此义,而说偈言,
憍陈如比丘,当见无量佛,过阿僧祇劫,乃成等正觉。
常放大光明,具足诸神通,名闻遍十方,一切之所敬,
常说无上道,故号为普明。其国土清净,菩萨皆勇猛,
咸升妙楼阁,游诸十方国,以无上供具,奉献於诸佛。
作是供养已,心怀大欢喜,须臾还本国,有如是神力。
佛寿六万劫,正法住倍寿,像法复倍是,法灭天人忧。
其五百比丘,次第当作佛,同号曰普明,转次而授记。
我示灭之后,某甲当作佛,其所化世间,亦如我今日。
国土之严净,及诸神通力,菩萨声闻众,正法及像法,
寿命劫多少,皆如上所说。迦叶汝已知,五百自在者,
余诸声闻众,亦当复如是。其不在此会,汝当为宣说。
       尔时,五百阿罗汉於佛前得授记已,欢喜踊跃,即从座起,到於佛前,头面礼足,悔过自责,世尊,我等常作是念,自谓已得究竟灭度,今乃知之,如无智者。所以者何。我等应得如来智慧,而便自以小智为足。世尊,譬如有人至亲友家,醉酒而卧。是时亲友官事当行,以无价宝珠系其衣里,予之而去。其人醉卧,都不觉知。起已游行,到於他国。为衣食故,勤力求索,甚大艰难,若少有所得,便以为足。於后亲友会遇见之,而作是言,咄哉,丈夫,何为衣食乃至如是。我昔欲令汝得安乐,五欲自恣,於某年月日,以无价宝珠系汝衣里,今故现在,而汝不知,勤苦忧恼,以求自活,甚为痴也。汝今可以此宝贸易所需,常可如意,无所乏短。佛亦如是,为菩萨时,教化我等,令发一切智心。而寻废忘,不知不觉,既得阿罗汉道,自谓灭度,资生艰难,得少为足。一切智愿,犹在不失。今者世尊觉悟我等,作如是言,诸比丘,汝等所得,非究竟灭。我久令汝等种佛善根,以方便故,示涅槃相,而汝谓为实得灭度。世尊,我今乃知实是菩萨,得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记,以是因缘,甚大欢喜,得未曾有。尔时,阿若憍陈如等。欲重宣此义,而说偈言,
我等闻无上,安隐授记声,欢喜未曾有,礼无量智佛。
今於世尊前,自悔诸过咎,於无量佛宝,得少涅槃分,
如无智愚人,便自以为足。譬如贫穷人,往至亲友家,
其家甚大富,具设诸肴膳。以无价宝珠,系著内衣里,
默予而舍去,时卧不觉知。是人既已起,游行诣他国,
求衣食自济,资生甚艰难,得少便为足,更不愿好者。
不觉内衣里,有无价宝珠。予珠之亲友,后见此贫人,
苦切责之已,示以所系珠。贫人见此珠,其心大欢喜,
富有诸财物,五欲而自恣。我等亦如是,世尊於长夜,
常悯见教化,令种无上愿。我等无智故,不觉亦不知,
得少涅槃分,自足不求余。今佛觉悟我,言非实灭度,
得佛无上慧,尔乃为真灭。我今从佛闻,授记庄严事,
及转次受决,身心遍欢喜。